不是每個行為都需賦予其意義,用不著解釋自己,每個人身上都有某種令人過敏的特性 / Ten

2018/08/19
不是每個行為都需賦予其意義,用不著解釋自己,每個人身上都有某種令人過敏的特性 / Ten
與Ten相約的那天, 迷眩音樂與尖銳的機具聲音迴盪出一種空間, 有別於過往到刺青店探訪的氛圍, 在這邊,自三維度到二維度,立體簡化成線條: 「單純喜歡,而且覺得有趣,我才會以線條的方式去創作。」 關於太多人疑問的"為什麼":,這是紋身創作者 Ten 一向的率直答覆。 在採訪中,發現了一個Ten隨身攜帶的小物, 猶如職人,作家可能隨時帶著筆記本紀錄、音樂人可能攜帶錄音器, 而身為刺青創作者的Ten則是攜帶 捲尺 ! 當下看到時覺得非常可愛呢, 為甚麼是捲尺呢?沒有為什麼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