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像是紀錄當下的溫度,替記憶的餘溫去加熱 / 餘溫先生 MrWarmth

2019/04/14
影像是紀錄當下的溫度,替記憶的餘溫去加熱 / 餘溫先生 MrWarmth
《笨執著》人物紀錄片 // 「一點偏執,再一點任性。」

餘溫先生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rWarmth.Studio/

何樂餘溫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MHAQePxQZbX0SPVAPvKQ3A


才要踏入初春季節,陽明山上寒霧依舊,芒草叢生。有聽說這時節的陽明山是滿熱門的外拍景點,便和餘溫先生約了個大早在山上見面,他一口答應。我們才要抵達,就從車窗瞥見一台空拍機劃過壟罩山巒的白霧,在茫茫的視線中,看見正在測試攝影器材的餘溫先生。

餘溫先生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rWarmth.Studio/

「這些幾乎是我全部的財產了,」餘溫先生一邊自車廂搬下設備,「大概花了我7、8年的時間累積出來的。」八年前的餘溫先生還只是個高中生,本來要參加魔術社卻額滿,想起家裡防潮箱內有台爸爸擱置已久的單眼,就這麼無心插柳的替自己埋下了攝影生涯的根基。

他坦承笑說,最初只是找喜歡的女孩出來外拍。幾次之後,發現自己在拍人像時,總能直覺地捕捉到「靈光」的一瞬,也在大二時就開始接案,把觸角伸向婚攝領域。但創業甚早的他,像摸黑的魔術師,在名為「風格」的魔術裡,點不著照亮眼前的光。

「剛開始時,我很嚮往能像時尚雜誌那樣,拍出具有張力又充滿前衛感的作品。」那時他渴望在照片裡展現個性,像魔術的幻變那樣驚艷能他人。但變著變著,隨著作品的累積,卻變出了屏障和高塔,儘管華美,卻獨自深陷。

牆塔內的他案子接得稀落,直到有天媽媽看到他在修圖,說了:「媽媽覺得齁~婚紗照沒有笑容好奇怪。」他一怔,發現自己在追求作品質感的同時,忽略了當下人們真實的表情及互動。他重新思考作品風格,順應自己親和的個性與案主做朋友,這不但讓他和模特兒能自在又快速的投入拍攝中,也在過程中替自己找回攝影的原動力——藉由影像溫熱人們的回憶。

自高牆解放的餘溫先生,若照目前的年齡來算,人生有三分之一都給了攝影,但這還不夠。拍照在今日是如此容易之事,為了擴展「餘溫先生」這個品牌,攝影棚或工作室的成立是下一步的規劃,而資金條件就成了餘溫先生首當其衝的現實問題。

除了持續接案,大學畢業沒幾年的餘溫先生,同時也在科技公司當「影像驗證助理工程師」,替開發出來的攝影晶片與其他廠家進行影像比對。他說公司裡大多數工程師都是科班出來,很會寫代碼,有時缺乏一點美感通融,而自己的攝影背景恰恰能補足這一點。

對於這樣的斜槓生活,我問餘溫先生是否太拼命了些?「除了想要有更好的資金條件外,也是意識到,這條路空有夢想,卻沒人分享,會走的很辛苦,」儘管是紀錄了那麽多對新人幸福的餘溫先生,在談及和他一起奮鬥的女孩時,便還是露出了靦腆的表情,「這是我為了『她』所做的改變。」

摸向未來前,要先摸透自己。餘溫先生拾回初心的方式,讓我想起了在職涯中迷途的自己。時間逼近正午,陽明山上被日光照耀的芒草隨風飄逸,仿若金黃色的波浪,凌線沿著凌線。這時,「咖─嚓」的快門聲使我轉頭,雲霧淡去的片刻,有風吹拂。沒有法術,也沒有捷徑,鏡頭隨著陽光,照亮我們下山的路。

文/林幸褣